/images/logo2.png
2015 年中国癌症统计数据
来源:未知 作者:谢瑞芝 更新时间:2018-04-09
                                         2015 年中国癌症统计数据
 
                                                                            Chen et al. CA CANCER J CLIN 2016;66:115–132
 
                                                          福州大学肿瘤转移的预警和预防中心      乐景青、郑婷婷、沈志春、孙雅丽
 
摘要:随着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增加,癌症已经成为中国死亡的首要原因和主要的公共健康问题。由于中国人口庞大(13.7 亿),之前的全国癌症发生率和死亡率的评估往往局限在来自上世纪90 年代的小样本数据,或是某一年的数据。为了评估 2015 年的新发病例和癌症死亡人数,作者通过“中国国家癌症登记中心”查到的基于人口登记的高质量统计数据,分析了72 个癌症登记处 2009 年至 2011年的数据,登记人数占人口的 6.5%。其中 22 个登记处的数据用于 2000 年至 2011年的趋势分析。结果表明,2015 年中国预计有 429.2 万例新增癌症病例和 281.4万例癌症死亡病例,其中肺癌是最常见的癌症和最主要的癌症致死原因。胃癌、食管癌和肝癌也常被确诊,亦被认为是癌症主要死亡原因。所有癌症的标准化年龄(世纪人口)中农村地区居民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明显高于城市居民(两者发生率比例分别为 213.6 /100000 人 vs 191.5/100000 人, 死亡率分别为 149.0 / 100000人 vs 109.5/100,000 人)。纵观所有癌症,男性发病率自 2000 年到 2011 年稳定增长(每年增长 0.2%),但女性发病率显著增加 (每年增长 2.2%)。相比之下,自2006 年以来男女死亡率均明显下降,分别减少 1.4%和 1.1%。通过减少风险因素的流行,同时有效增加临床护理的普及,特别是对于生活在农村及不发达地区的人群,许多的癌症病例和死亡都可以避免。
 

关键词:癌症;中国;健康差距;发生率;死亡率;存活率;趋势;

 
前言
 
   中国的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一直处于增加状态,自2010 年以来,癌症成为死亡的首要原因和主要的公共健康问题。大部分的原因归于人口增长、老龄化以及社会人口的变化。虽然之前已有全国癌症发病率预估的报告,但这些只代表了中国人口的极少部分(< 2%)或是基于某一特定年份的数据。这样不完整的数据影响着评估的不确定性以及全国样本的典型性程度,因此,通过制定适当的政策进行有效的癌症控制方案有可能遭到限制。由于先前的癌症预防和控制计划(2004—2010)在中国已经推行 10 多年,因此,一个愈加完善的具有全国性和区域性的规模和轮廓的蓝图将提供更加清晰的可优先发展的特定政策和规划。这些政策和规划将在国家层面贯穿整个癌症控制范围,旨在减轻负担和疾病的发生。
    本文报告了最新的全国癌症发病率、死亡率和存活率预测;最新几个主要的癌 症发病率和死亡率在中国地理区域上的发展模式;一些主要的癌症动态变化趋势以及从癌症控制的信息中获得的启示。
 

 
数据来源和方法
中国癌症登记
 
中国国家癌症登记中心(NCCR)成立于 2002 年,负责收集、评估和出版中国的癌症数据。从多个渠道将癌症诊断报告到当地癌症诊断中心,包括地方医院、社区卫生中心、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自2002 年以来,在中国实施标准登记的做法大大改善了癌症的登记质量。2008 年,中国卫生部通过一个中央财政计划发布了国家癌症登记程序。从那时起,中国地方以人口为基准的登记中心从 2008 年的 54 个达到 2014 年的 308 个(人口覆盖率分别为1.1 亿和 3 亿)。

 
         但目前并非所有登记中心都具有高质量的合格数据能够当做研究报道。每个地方登记中心提交的数据需要由中国国家癌症登记中心基于中国癌症登记指南、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国际癌症登记协会(IARC / IACR)制定的数据质量标准进行质量检查和评估。数据的质量标准的评估方法包括,但不只局限于,形态学鉴定的比例(MV%)、患癌中确定死亡的百分比(DCO%)、死亡率与发病率的比率(M/I)、未经认证的癌症百分比(UB%)、未定义或未知原发部位的癌症百分比(CPU%)。只有那些始终达到适当水平的高质量地方注册中心数据能够被用于这些分析。登记数据的详细质量类别可在之前的出版物找到。收录在这个研究中的数据被列为A 类或B 类。提交数据并被收录用于分析的癌症登记处比例从2009 年的 69.2%(104 个登记处中的 72 个),2010 年的 66.2%(219 个登记处中的 145 个)到 2011年的 75.6%(234 个登记处中的177 个。)我们收录了 72 个癌症登记处的数据,这些数据适用所有3 年。
 
癌症发病率数据
 
    为估算 2015 年中国癌症新发病例,我们使用来自 72 个以人群为基准的地方癌症登记中心的的最新统计数据(2009 年到 2011 年注册登记的癌症病例),人口覆盖率约为 85.5 百万人,约为全国人口的 6.5%左右(表 1)。极少数的登记中心(22个)能够提供人口覆盖率达到 4440 万人口,并且收录 12 年间(2000 年—2011年)可用于发病率趋势分析的高质量数据。我们可在图1 找到满足这 2 个要求的癌症登记中心。
 
1     以中国人口为基础的癌症发病率/死亡率预测、变化趋势或存活率预测登记表

 


 
 
*这是数据得到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最新出版的“五大洲癌症发病率”文章(2014)公认的登记中心
 
†这些数据用于动态趋势分析。
 
‡这些数据用于存活率分析。
 
§除赣榆数据外所有注册数据被用于估算 2015 年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只收录了侵袭性肿瘤,并使用国际标准定义多个主要癌症。我们从中国国家癌症登记中心数据库得到发病率数据。虽然通过代码可从 3日修订(ICD-O-3)的国际肿瘤疾病分类和 10 日修订(ICD-10)的国际疾病分类获知癌症发生部位信息,但为了报导数据的一致性,我们均采用 10 日修订的分类方法统计发病率和死亡率数据。数据采用的变量有性别、年龄、出生日期、诊断年份、癌症发生部位、形态、居住地(城市和农村)和地区(华北、东北、华东、华中、华南、西南、西北)。对于年龄差异的发生率分析,我们采用了 5 个年龄段的人群(小于 30 岁、30—44 岁、45—59 岁、60—74 岁、75 岁或以上)。

 
 

 
 

               图 1  2  组 中国癌症登记中心和地理区域 分布图
点 表示 癌症登记 中心 的位置。 (A )22 个 癌症登记 中心分布图(2000  年到 到 2011  年) ;(B )72  个 癌症 登记中心分布图 (2009  年到 2011  年 ) 。
 
 
癌症死亡率数据
  死亡率数据由 72 个地方癌症登记中心提供,用来估算中国 2015 年癌症死亡数量。为预估 2000 年到 2011年因癌症死亡的数据变化趋势,死亡率数据与发生率趋势分析均由相同的 22 个当地登记中心提供。这些登记中心记录来自当地医院、社区卫生中心、人口统计(包括国家疾病监测的数据点系统(DSP))和民政部门提供的癌症死亡病例。DSP 系统由卫生部在 1980 年代早期建立,负责定期收集信息。这些信息通常基于医院提供的死亡证明或是在死亡证明失效的情况下访问该家庭的近亲获得相关信息。然而 DSP 系统是在全国范围内使用具有代表性的地方样本,这些只包含一个很小的人口比例(约为 1%)。
 
癌症存活率
    在缺乏来自 72 个癌症登记中心的精确跟踪信息的情况下,在这篇报告中介绍了先前使用过的方法预估中国近 5 年的相对存活率,计算 2015 年死亡率/发生率(M/I)的补集,即 1-M/I。我们介绍的这些存活率估算只是针对所有癌症的联合估计,因为某些癌症存活率使用这个代理计算方法可能导致结果的高估或低估。我们通过假设在 2009 到 2011年和 2015 年间发病率与死亡率的比率没有改变,计算所有癌症结合在一起的 M/I 比率,据此我们将年龄标准化的死亡率(2009—2011)和年龄标准化的发病率(2009—2011)区分开。
 
人口数据
    以5年为一组的年龄组和性别区分的国家人口数据从统计数据库或公安人口普查(data.stats.gov.cn/;2014 年 4月 20 日通过)获得。每个登记中心提供各自地区的人口数据给中国国家癌症登记中心(NCCR)。这些数据都来源于当地统计局或公共安全部门或从基于人口普查的数据计算得出。
统计分析
我们引用来自 72 个癌症登记中心(2009-2011)不同年龄组的发病率数据预测中国 2015 年不同年龄组的人口数量,预估中国 2015 年所有癌症新病例数量和26 个按性别区分的癌症类型,预测 2015 年中国癌症死亡人数也是使用相同的方法。对于10 种最常见的常见的癌症,其新发病例和癌症死亡的预测数目又进一步分为来源于城镇/农村登记中心和覆盖中国的 7 个行政区域。2015 年所有癌症和其中 6 种最常见的癌症也分为 5 个不同年龄段的新发病例和癌症死亡数 (小于30 岁,30 至 44岁,45-59 岁,60 - 74岁,75 岁或以上)。
根据世界标准人口的标准,将 2000-2011 年间(22个登记中心)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动态变化趋势进行对数拟合,计算年龄标准化率(每 100,000人口)。为减少报告在此期间虚假变化趋势的可能性,所有的模型限制最多 2 个连接点(3 线段),趋势表示为年度百分比变化(APC),而 Z测试是用来评估 APC 统计是否不同于零。在描述变化趋势时,使用术语“上升”或“下降”评价趋势斜率(APC)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无明显统计学意义的变化趋势用术语“稳定”评价。对于所有分析,我们报道的结果适用于所有癌症和 10 种按性别区分的最常见癌症。
 
结果
数据质量
 基于人群的癌症登记中心的数据质量的 3 个主要测量指标(MV%,DCO%,M/I),按癌症类型进行分类,表明所有数据质量对于两组癌症登记处均合理可靠(图 2) 。由于这 22 个癌症登记处中有一半通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认证,同时从更高的 MV%值和更低的 DCO%值也表明这些数据质量远远高于当时考虑的 72 个癌症登记处数据。 这些数据质量测量值加上 UB% (未经认证癌症患者的百分比)和 CPU%(未定义或未知原发部位的癌症百分比)如表 1 所示(见在线辅助信息)。


                                        
图 2 :两组中国癌症登记处关于各种癌症类型数据质量的三个主要指标统计结果
左侧的代码为 10  日修订的国际疾病分类。DCO% 表示患癌中确定死亡的百分比;M/I ,死亡率与发病率的比例;MV% 形态学鉴定的比例。
 
2015 年癌症发病率预测
    分析显示,预计 2015 年中国将会有新增确诊的侵袭性癌症病例数约 429.2万,相当于平均每天新增确诊 12000 例癌症。男性中五种最常见癌症依次为肺癌和支气管癌、胃癌、食管癌、肝癌和结直肠癌,这五种癌占所有癌症病例的2/3;女性中最常见癌症依次乳腺癌、肺癌和支气管癌、胃癌、结直肠癌和食管癌,约占所有癌症病例的 60%,乳腺癌占女性所有新癌症的 15%(表 2)。城市及农村各地区所有癌症的预计发病率和十种最常见癌症的预计新增数据统计如表 3。在所有的癌症中,男性的年龄标准化发病率高于女性(234.9/10万人 VS 168.7/10万人),而农村地区的发病率高于城市地区(213.6/10 万人 VS 191.5/10 万人)。西南地区发病率最高,其次是华南与西北地区,华中地区的
发病率最低。
 
2015 年癌症死亡率预测
   预计 2015 年约有 281.4 万中国人死于癌症,相当于平均每天超过 7500 人癌症死亡。男性和女性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和结直肠癌五种最常见癌死亡病例占所有癌死亡病例的 3/4(表 2)。与发病率相同,在所有癌症中男性年龄标准化死亡率高于女性(165.9/10 万人 VS 88.8/10 万人),农村地区的死亡率高于城市地区(149.0/10 万人 VS 109.5/10 万人)(表 4)。同样的,西南地区死亡率最高,紧接着是华北和西南地区,而华中地区的死亡率最低。
 
2015年按性别选定的年龄特异性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在 
60 岁以下男性中,肝癌是最常见的癌症和死亡的主要原因,其次是肺癌和胃癌,这两种癌症是 60 至 74 岁男性群体中发病和死亡的主要癌症类型(表 5)。75 岁及以上男性中肺癌是最常见的癌症和死亡的主要原因。男性中大多数新增癌症和死亡病例多出现在年龄范围为 60 至 74 岁的人群。对于 30 岁以下的女性,甲状腺癌是最常见的癌症,30 至 59 岁的女性最常诊断出乳腺癌,而肺癌大多发生在 60 岁之后(表 5)。乳腺癌是 45 岁以下女性最主要癌症死因,其次是肺癌。女性癌症多发于 60 至 74 岁年龄段人群。
 
 
      表 2 :2015  年中国不同性别新增癌症病例和死亡病例 预测 (以千计)


CNS :中枢神经系;ICD-10 :国际疾病分类,10  日修订。
2015  年病例总数的预计是来源于 72  个基于人群癌症登记处提供的近 3  年平均发病率(2000  年到 2011 。
 
 
表 3 :中国 2015  年不同地区所有癌症的年龄标准化发生率和 特定 癌症新增病例 预测
(以千计)


ASR :年龄标准化率
所有癌 症的年龄标准化发病率是基于标准人口。
 
2015年癌症存活率预测
据预测,2015 年中国所有癌症中有 36.9%的癌症患者在确诊后至少有 5 年的存活时间,其中女性的存活率高于男性(47.3% VS 29.3%)(表 6)。根据这些存活 5 年的患者确诊时的居住地进行统计得出:农村患者的存活率低于城市患者(30.3% VS 42.8%)。同样,西南地区患者存活率最低(24.9%),华中地区患者存活率最高(41.0%)。

 
表 4:中国2015 年不同地区所有癌症的预计年龄标准化死亡率和特定癌症新增病例预测(以千计)
 

所有癌症的年龄标准化死亡率是基于标准人口
 
癌症发病率与死亡率趋势
    对于所有的癌症,男性的年龄标准化发病率在整个研究阶段(2000-2011)较稳定,而女性则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P<.05)(图 3,表 7)。与此相反,两者的年龄标准化死亡率则都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图 3,表 8)。尽管这是个好趋势, 但是由于老龄化和人口的增长, 实质上同期的癌症死亡人数仍然在上升(从2000 年 51,090 到 2011 年 88,800,上升了 73.8%)(图 4)。

 
表 5 :5 2015 年中国不同年龄组特定癌症的新发病例和死亡人数(以千预测)

 
     对于十种最常见的癌症,根据时间趋势统计发现,在男性中胰腺癌、结直肠癌、脑癌、中枢神经癌、前列腺癌和白血病六种癌症在2000 到 2011 年间呈现增长趋势,而胃癌、食道癌和肝癌则呈现下降趋势(P<0.05),肺癌趋于稳定(图5,表 7)。对于女性,在十种最常见癌症中结直肠癌、肺癌、乳腺癌、宫颈癌、子宫肌瘤和甲状腺癌的年龄标准化发病率呈现上升的趋势(P<0.05)。与男性相同,在胃癌、食道癌和肝癌呈现下降的趋势(图6,表 7)。
结直肠癌、胰腺癌、前列腺癌和白血病在男性中的年龄标准化死亡率呈现明显上升趋势(P<.05),然而肺癌、脑癌、膀胱癌等其他的癌症则呈现稳定的趋势(图7,表 8)。在女性中,乳腺癌、宫颈癌和卵巢癌的死亡率呈现上升趋势,而在结直肠癌、肺癌、子宫癌和甲状腺癌则呈现稳定趋势(图 8,表 8)。

 
表 6 :2015 年中国所有癌症不同性别和地理区域的 5 年存活率

      1- (M/I ):死亡率/ 发生率的补集
      ASR : 年龄标准化死亡率。
      * 所有癌症的 年龄标 准化死亡 率 均 是基于 世界

 图 3 :2000-2011  年中国所有癌症 不同性别 的发病率和死亡率趋势(根据世界标准人口的年龄标准化)
数据来源:22 个 基于中国人口的癌症登记
 
    与癌症发病率的趋势相同,无论男女,在胃癌、食道癌和肝癌中两者的年龄标准化死亡率在都处于下降趋势(如图 7 和图 8)。肺癌在男性和女性中均呈现稳定发展趋势,这也是导致男性和女性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
 
讨论
    虽然之前已有全国性的癌症预估报告,但这仅仅局限于癌症位点在某一年内的发展模式的简单的描述或是针对某种特定癌症,难以对比各种癌症类型。这项研究使用最新的、更具有代表性的数据,并且录入了时间趋势信息,提供了更加全面的全国癌症信息。
    癌症的预防和控制依赖于以人口为基础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数据,这作为一种激励措施,用于评估目前的干预措施和政策的有效性。因此,展示最新的全国范围内的癌症重点和时间变化趋势的预测是了解癌症的病因、有效预防、早期发现和癌症治疗的关键。这些结果也将作为未来评估中国癌症控制工作总体效果的基
准,并且提供深入了解最需优先实施政策的地域。

 
表 7:2000-2011年中国所有癌症及特定癌症不同性别的发病趋势(根据世界标准人口的标准年龄化)

APC : 年度变化百分比;CNS : 中枢神经系统;ICD-10 : 国际疾病分类,第十版。
* APC  与 零差异显著(P<0 。05 )
 
 
表 8:2000-2011年中国所有癌症和特定癌症不同性别的发病趋势(根据世界标准人口的标准年龄化)

APC :年度变化百分比;CNS :中枢神经系统;ICD-10 :国际疾病分类,第十版。
* APC  与零差异显著(P<0 .05)
 
 
    中国的人口规模庞大,约占世界人口总数的五分之一,中国这些癌症数据明显增加了全球癌症负担:全球约22%的新癌症病例和近 27%的癌症死亡发生在中国。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癌症状况与那些发达国家的状况明显不同。在中国确诊的 4 种最常见的癌症分别为:肺癌、胃癌、肝癌和食道癌,这四种癌症患者占了我国已确诊出的癌症患者的57%,相比之下,美国癌症患者中这四种癌症的比例只有 18%。而且,在中国这些确诊的癌症占了全球肺癌、胃癌、肝癌和食道癌发病率负担的1/3 到 1/2,相比之下,美国确诊的最常见癌症则是肺癌、乳腺癌、胰腺癌和结肠癌。中国最常见癌症的发生都与相对贫穷的生存环境息息相关。然而在美国,除了肺癌之外,大多数癌症都有着良好的预后效果,就胰腺癌和乳腺癌来说,其发生率可能会因早期检测和筛选的相关诊断活动而增加。这种癌症类型分布上的差异明显导致了中国更高的整体癌症死亡率。
 



 图 4 :2000-2011 年中国所有癌症不同性别的新发癌症数和死亡数趋势(根据世界标准人口的年龄标准化)
数据来源:22 个基于中国人口的癌症登记


 图 5 :2000-2011  年中国男性特定癌症的发病率趋势(根据 世界标准人口的年龄标准化)
 
CNS : 中枢神经系统。资料来源:22  个以中国 人口为基础的癌症登记处


  6 2000-2011 年中国女性特定癌症的发病率趋势( 根据 世界标准人口的年龄标准化 
资料来源:22  个以中国

 图 7 :2000-2011 年中国 男 性特定癌症的死亡率趋势( 根据世界标准人口的年龄标准化)
     CNS : 中枢神经系统。资料来源:22  个以中国 人口为基础的癌症登记处

图 8 :2000-2011 年中国女性特定癌症的死亡率趋势(根据世界标准人口的年龄标准化)
资料来源:22  个以中国
    本篇的 2015 年癌症预估是基于 72 个以人口为基础的癌症登记处所掌握的2009到2011年的癌症诊断数据,这些癌症登记处只覆盖了中国全国人口的6.5%,但仍然是最具代表性的全国癌症发病率数据,占 8550 万的人口基数。而且这份研究使用的数据与先前的研究(人口覆盖率不足2%)相比有着更大的人群覆盖率,包括了中国西部地区更多的癌症登记处,因此,这份数据更具有一般人群代表性。此外,
    中国大陆所有 12 个以人口为基准的癌症登记处的高质量数据被纳入用于分析,这些数据满足了《五大洲癌症发生率》(CI5)X 级别的 CI5 选择标准。这些全国性癌症发生率的预估数目与那些先前已经公布的数目大体相当。中国最近发表的2份年度报告显示,尽管使用了不同的方法,新发癌症病例的预估数目由 2010 年的 309 万增加至 2011 年的 337 万,更早的预估数目则是 2005 年的 296 万。
    我国 2015 年癌症发生率预计是 429 万例,高于之前 GLOBOCAN2012 之前报道的340万, 导致这些差异的原因可能包括数据时间轴 (2009年-2011年vs 2003年-2007 年) 、代表性和地理覆盖范围(覆盖全国人口 6.5%的 72 个癌症登记处vs覆盖总人口 3.0%的 23 个癌症登记处)上的不同。尤其是农村居民的癌症发生率要比城镇居民的更高(213.6 例每 10000 人 vs 191.5 例每 100000 人) ,占了我们预估人数的 32.7%,相比之下,GLOBOCAN2012 的预估中这部分只占 21.5%。取得国家癌症发生率预估的方法也是不同的,因为 GLOBOCAN2012 使用 23 个中国癌症登记处的数据,以年龄、性别和地点为特征的M/I 比率建模,将2012年的国家死亡率预估转变成了发生率。显然并不是所有的癌症登记处都符合IARC 的质量标准,为提供更加准确的国家癌症负担的数据,这些已发布的预估数据差异需进一步改善覆盖率和登记处质量。
    与发生率相反的是, 我们的死亡率预估和 GLOBOCAN 的死亡率预估之间有更大的一致性, 我们预计在 2015 年将会有 281 万癌症死亡人数, 在 GLOBOCAN预测的相应数字则是 246 万。这可能反映出被这两份研究使用的死亡率数据均来自于同一个地方:GLOBOCAN2012 采用 2004-2010 年的 DSP 数据,然而我们使用的死亡率数据是由 72 个癌症登记处在 2009 年到 2011 年间搜集的,这些登记处的 DSP 数据是整个有关癌症死亡率数据系列的一部分。DSP 数据是基于县,并且根据地理位置分层,同时取样进一步依据城镇或者乡村位置、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层,这个 DSP 系统在设计之初已具有全国代表性。对于发生率和死亡率预估,GLOBOCAN 2012 使用来自香港和澳门的数据,但在我们的分析中排除了这两个数据。
    我们发现在中国所有癌症的发病率在不同居住地有着显著差异(农村与城市
地区之间) 。与城镇地区的同龄人相比,农村居民的癌症发生率更高,而且 7 个行政地区的癌症发生率也有本质上的不同,很多因素可能导致了这种地理上的差异,但是可能起主导作用的因素是相比城镇地区,农村人口有着更高的吸烟率。在中国,12 种由吸烟导致的癌症占所有癌症的 75%,与这种假设相一致的是,中国西南地区具有最高的癌症发病率,也有报道称,在2002 年这些地区的吸烟率最高。
    我们发现,中国整个癌症死亡率和存活率有更大地理差异。这些地域差异至少有一部分可能是匮乏的医疗资源、较低水平的癌症护理以及大部分的农村和欠发达地区晚期癌症患者。考虑到其他因素的差异,例如死亡和并发症的竞争性诱因也有可能导致结果不一致,综合本文与之前的报道结果,我们更有理由提供给中国农村和欠发达地区更多的政府资助的卫生资源和服务以减少这些明显的不均衡发展状况。
    在 2000 和 2011 年间,中国确诊的癌症数量明显增加,大部分是因为人口老龄化和人口的增长。其他因素如不健康的行为或是与癌症发生与发展相关的生活方式的流行,疾病意识、检查服务和数据完善程度的提升都可能导致癌症负担的增加。女性前列腺癌、宫颈癌和甲状腺癌的发病率增长最大。导致前列腺癌增长的因素还未完全了解, 但是, 它们可能受包括前列腺特异性抗原筛选的逐步实施、活检技术的改善和越来越西化的生活方式的影响。西化的生活方式增加了近几十年中国肥胖和锻炼减少的流行,这可能会影响结肠癌和乳腺癌发生率的增加。对于乳腺癌,受20 世纪 70 年代以来实施的独生子女政策影响,近年来中国的生育行为发生了变化。
    与发达国家发病率下降的趋势相反,中国的子宫颈癌发病率大幅增加。这可能反映了我国巴氏(Pap)检测筛选的不足,因为只有 1/5 的中国妇女声称自己做过宫颈癌的 Pap 检测。由于缺乏正式的药物批准使得人乳头瘤病毒疫苗缺乏,中国大陆的人乳头瘤病毒(HPV)感染率增加,尤其是年轻女性,表明中国和国际的宫颈癌发病率趋势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会存在明显差异。
    我国女性患甲状腺癌的人数急剧上升,这与其他国家的情况一致,同时越来越多使用新型成像技术(超声波、CT、核磁共振)可能反映出过度诊断”甲状腺,在缺乏有关疾病的信息的情况下,不可能排除真实发病率的增加。
    在中国,胃癌、食道癌和肝癌的发生率和死亡率趋势显著下降,尽管 2015年这些癌症的趋势在下降,但人口的增长和老龄化仍然导致新发病例大量增加。控制感染可能有助于这些时间模式的发展,包括肝癌中的乙型肝炎病毒(HBV)和丙型肝炎病毒(HCV) ,胃癌中的幽门螺旋杆菌。已经证明婴儿通过接种疫苗能有效预防感染 HBV:1986 年中国在高危地区实施乙肝病毒疫苗接种计划使得年轻人群(年龄在 0-19 岁)肝癌死亡人数在 15 年后减少了 95%。尽管通过接种乙肝病毒疫苗成功预防了中国孩童患上肝癌,但是它还远远未能影响到整个人群肝癌发生的趋势,可能导致中国整体肝癌发生率下降的因素包括减少消费被黄曲霉素污染的玉米和通过去除水源中的蓝藻毒素来提高饮用水质量。独生子女政策减少了乙肝病毒在家庭中的平行传播(孩童之间),更安全的注射措施减少了医院中的乙肝病毒和丙肝病毒,这都促使肝癌整体比例的下降。
 
中国对癌症的预防工作
 
    据估计, 有 60%的癌症死亡是可以通过减少改变一些风险因素的暴露而被避免。在中国,有29%的癌症死亡是源于慢性感染,主要表现在胃癌(H.pybri) 、肝癌(HBV 和 HCV)和宫颈癌(HPV)方面,故慢性感染可以最大范围的避免癌症死亡。
    在中国,由于吸烟导致的癌症死亡已由 23%上升至 25%,据 2010年对中国男性吸烟人数统计,有超过一半的吸烟者为成年人31 ,并且这其中青年人的比例在上升。假设保持这个比例不变,据估计,到 2010 年在中国每年与吸烟相关导致的死亡人数会达到 100 万,到 2030 年将会翻倍。由于当烟龄达到 20-30 年时与吸烟相关的疾病的会越来越明显,故无论控烟计划的进展如何,今后的十几年里在中国关于癌症的负担有可能继续加重。尽管,面对大量的烟草促销,中国展现出积极的抵御态度,一些法律法规已被执行,包括在2015 年 6 月在北京生效的严格控烟法。如果控烟计划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并且政府控烟活动可以很好地处理烟草制造厂,那么这些计划将会为今后中国一代又一代人们提供希望,他们将受益于随后的烟草相关癌症负担的大大减轻。
    在中国,随着经济的增长,城市化的加速以及对西方式生活方式的体验,都导致了环境污染的加重。室外空气污染已被认为世界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由于使用煤或者其他生物燃料来加热或是做饭所产生的室内空气污染,以及土壤和饮用水的污染,所有这些都意味着许许多多的中国人们要暴露在各种致癌物之中。尽管调查显示环境污染所导致的癌症风险率很低(<1.0%) ,但是在中国,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很高的“癌症村”的存在为这两者间的关系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中国正在为减轻环境的负担而做出努力,但是法律法规的制定和实施总是有很大的差距。几十年来在中国环境对于癌症以及其他身体健康状况的影响可能已经被人们觉察,尤其是那些生活在生活环境简陋的农村的人们。
 
中国对癌症的早期检查和管理
    尽管早期的预防对减轻癌症的负担很重要, 但是这些在短期内是看不到成效的。因此,促进早期诊断手段的发展和提高治疗最佳方案的可用性和实用性对于减轻中国癌症的压力可能会更加直接有效。尤其是,在中国不同的地域差异导致了生存条件的巨大差异,但是无论来自哪里的癌症病人如果都可以通过保证其可以得到平等的及时诊断和治疗,良好的癌症护理,那么便会极大的提高中国癌症患者的生存率。
    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问题在于中国人口众多和地理环境的多样性。例如,以现在胸腺癌检查项目的进展, 要完成所有目标年龄女性的一次检查大概还需要 40年。此外,相比于高收入的国家中国对于中等年龄的诊断的费用受限,所以在检查胸腺肿块时可能建议要以提高检查意识和早期检查为目标。尽管受到地理条件和人口的限制,食道癌的内镜检查项目正在扩展,并且在中低收入国家新一代高风险的 HPV 检查正在改进开发,已达到高覆盖率,HPV 检查是基于细胞学宫颈癌的检查项目。
    因为肺癌体外治疗的第一阶段已经取得了显著效果,所以利用计算过的低剂量体层摄影术来更早的发现肺癌不仅可以降低死亡率,并且可以直接的提高公共健康预防和控烟项目的成效。因为在中国的很多医院里都采用 X-射线检测肺癌,并且建立功能医学的体系,尤其是在中国的农村。
    为了解决地理多样性和医疗资源在城市地区的不平等分布 (30%的人口占有70%的医疗资源) ,国家实施建立大型癌症治疗中心的策略,在那里集中了非常多的经验丰富的癌症外科专家。但是,除了面对地理位置和经济方面的困难,农村和弱势群体患者想要获得最佳的治疗方案,仍然存在医生短缺和距离太远导致不能及时诊治的问题。此外,尽管基础医疗保险已经几乎全部覆盖,但是癌症治疗即使有部分的覆盖而大部分是没有相关治疗方案的提供,这意味着那些患者要么支付额外的费用来治疗,要么放弃诊治。
    任何用来提高中国癌症早期诊断和治疗的方案都要考虑到中国人们独特的传统和文化信仰。对于癌症,中国人有一种普遍的宿命态度,他们不愿意讨论治疗和预防方案,怕会引起不必要的担心和支出,更有些人认为,无论如何治疗,在确诊为癌症之后将必然面临死亡。了解这些观念将有助于医生们更好的制定适当的治疗方案和干预措施,并且可以促进医患之间的信任关系。与这些信仰相应的,中国传统医学在几千年来已经被嵌入到中国健康系统,并与文化、历史、和政治之间相互影响。正因为如此,有很大的可能可以将癌症的护理和临床治疗通过这些现有的传统医学学术观念相结合起来。
    为了确定早期检查和治疗对于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影响趋势, 需要在预防和确诊治疗两个阶段的更详细的数据。而这些数据是不可能在中国癌症登记系统中获得的,这些数据需要从足够多的相关案例代表人群中通过特定的调查来获得。
 
局限性
虽然在本次研究中的数据与以往相比人群覆盖率翻了一倍,但是他们仍然只占不到中国总人口数量的十分之一。 所以这些估计的不确定水平仍然未知。 此外,在质量控制方面继续努力提高具体地方癌症登记的数据的完善性和有效性,例如CI5 系列方面有越来越多的登记资料(从 1997 年 VII 卷的 3 个记录,到 2002 年VIII 卷的 8 个记录, 然后是 2014 年 X 卷的 12 个记录,和2012 年在 GLOBOCAN的 82 和 23 个用来估计国家发病率的记录) ,但是仍然有一些数据存在差异,例如还有很多登记记录没有被选入在 IARC CI5 的最后一卷中。M/I 比为近 5 年来的相对存活率。而对于 M/I 比的解释确是存在问题的,因为死亡率相比发病率涉及到不同的人群。这使得它特别容易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各种突发的变化,因此,为较高死亡率的癌症提供更准确的估计数据。但是,从17 个中国癌症登记未发表的数据来看,所有癌症相关的 M/I 比只比以前报告过得五年的相对生存率高 1.4%。最后,在一个 140 亿人口的大国,很难确保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分子数据是存在癌症发病危险的患者,分母为估计的常住人口,尤其是当考虑到主要城市的设备问题和来自农村的农民工问题。发病率的地理信息基于永久居住的位置,而不是治疗的地理位置。此外,通过覆盖了大部分的中国人群的城市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计划或是新农讯合作医疗制度都显示癌症诊治包括了庞大的外来务工人员(占总人口的9%) ,而这两者都基于他们的户口所在地。
 
总结
    制定一个适当的中国国家癌症控制目标计划,关键在于要根据有依据性和代表性的人口基本数据对于中国的癌症负担做一个详细准确的评估。而这些估计和正在进行的癌症登记的努力都是支持这一目标的重要步骤。尽管这些全国范围的相关估计仍然存在一些不准确性,但是这些预测是基于癌症死亡率和发病率的最佳数据。因此他们可以作为对未来中国更好的理解中国癌症控制的有效性的评价和比较的标准,并且为最需要针对性提供治疗的地区提供建议。在国际上,当哪里有明确的真正的需要的时候,政府和医疗服务者都愿意采取积极的行动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这已经成为一种传统。在这一点上,这些最新的数据估计结果表明,中国将面临应对越来越沉重并且人数逐年增多的癌症的巨大负担的挑战,这需要所有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各方面的共同努力。
    改善这种状况的重点包括在人群整体水平上提高临床癌症保健护理,通过相应的针对性政策改变,以及增加农村地区获取医疗服务的途径和为弱势群体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的相关投资。初级的预防方案,例如有效的烟草控制政策和减轻西方化的生活方式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努力增加诊断技术的有效性和覆盖范围是至关重要的,而筛查项目是扭转中国癌症疫情的关键所在。而确保现在空气和水污染控制的相关立法可以被充分的实施是最关键一步。中国为全球的癌症负担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特别是对于四大癌症(肺癌、肝癌、胃癌和食道癌),预防癌症的战略和政策(通过减少吸烟来降低癌症发生的相关危险)在癌症负担方面不仅对中国,对全世界都有着重要的影响。
 

 

© 2014 版权所有 福州大学肿瘤转移预警和预防研究所 地址:福州大学 访问量: